社會觀察 ∣ 你所不知的台北市行道樹

社會觀察 ∣ 你所不知的台北市行道樹

長年在台北工作或是讀書的你,應該對於台北的道路名字不太陌生:中山南路、中華路、愛國西路、忠孝西路。它們是台北市著名的三線道路,也有著清朝時代建造的東門、南門、北門以及小南門四座城門,而這些城門距離現在已經有超過一百二十多年的歷史。你可能會覺得很奇怪,怎麼東西南北門,唯獨缺少了西門,1895到1945年,日本人統治台灣的這五十年間,日本人為了興建縱貫鐵路及擴充道路將西門拆除。

 

當你漫步或是騎乘交通工具經過中山南路、中華路、愛國西路、忠孝西路上時,你是否有注意過這些綠意盎然的行道樹品種?是否有想過他們是怎麼來的?或許答案是壓倒性的「沒有」為居多。但自從聽完系上老師邀請台灣大學歷史系顏杏如教授來課堂上進行台北的行道樹研究為講題後,讓我印象非常深刻,也抄了非常多的筆記,迫不及待的想在演講後立刻打電話分享給我的爸爸知道,因為他對於這方面的歷史也非常有興趣。現在就讓我告訴你這些行道樹的由來!

 

台灣在1895年為日本對外的第一個東南亞殖民地,日本地理處於較北方,四季分明,對於南方熱帶國家有一定的憧憬與想像,而台灣地理位置不僅僅有外交優勢,也擁有副熱帶氣候的環境特色。也因為這樣,日本政府極度想要將台灣變成「東洋小巴黎」,也就是所謂的熱帶植物培育國。

 

當你走進國立台灣大學的校門,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兩側高聳挺拔的大王椰子樹延伸至校園的總圖書館前。台灣大學為日治時代最高學府,台北帝國大學,當你漫步在台南的國立成功大學,你也會發現很多的大王椰子樹。熱帶植物最具代表性的植物為「大王椰子樹」,其餘為「印度橡膠樹」等。由此,我們可以證明當初的日本政府對於熱帶植物是憧憬是相當嚮往的。而當時的日本政府也希望培養台灣人以及在台的日本小孩有四季的觀念,便開始引進種植櫻花、楓香,等植物。所以在二月、三月左右,阿里山、台北淡水有總是吸引很多觀光客前往觀賞盛開的吉野櫻花。

 

日治初期來到台灣從事植物調查的日本植物學家:田中安定先生是引進東南亞熱帶植物的先驅,因此台灣有相當多的東南亞熱帶植物皆是在他的任期之內所種植的。田中安定調查了許多學的研究資料,也對於台灣的植物種類有深入的研究,為台灣植物的研究先驅。但當初的台灣的原生樹種不備受重視,直到後來,有很多專家指出大王椰子雖然是熱帶意象的結合。

 

但是事實上,大王椰子樹非常地不遮陽,也常常會有果實砸落的風險,應該會有更好的選擇才對。所以台灣的原生樹種從那個時候漸漸的被受重視,日本人在1930年代後,開始進行了一條路一個樹種,已達成都市美以及秩序美,但是「榕樹」對於專家眼裡似乎不是那麼淘喜,日本人認為榕樹既陰暗又不透光,氣根又多,所以並不廣泛被種植。所以當初所規劃的一條路一個樹種的行道樹種,幾乎為台灣原生種「樟樹」、「台灣欒樹」、「茄苳」等也就是現在中山南路、中華路、愛國西路、忠孝西路上時會看到的樹,或許爾偶會會看到幾顆聳立挺拔的大王椰子樹。

 

下次當你經過這些路的時候,不妨停下來,慢慢地欣賞日本人所規劃的日本行道樹,相信你會和記者一樣非常享受當下的感覺。

 

(by Dora Chen)

 

圖片取自:http://pnn.pts.org.tw/main/wp-content/uploads/2013/04/701-1-45.jpg

By | 2014-10-22T23:57:27+00:00 十月 25th, 2013|【專欄文章】|2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2 Comments

  1. 怪俠 2014 年 02 月 23 日 at 02:48 - Reply

    是田代安定,不是田中安定

    • Jacky Lin 2014 年 10 月 23 日 at 00:04 - Reply

      感謝指正,我們已經更新本文章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