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xYuanZeU | 夢想的實踐者-好樂團Good band

TEDxYuanZeU | 夢想的實踐者-好樂團Good band

撰文者/ TEDxYuanZeU編輯團隊

好樂團成立於2015年,並於2016發行了第一張EP「我把我的青春給你」,立刻於網路上掀起轟動。子慶溫柔的吉他聲,以及瓊文空靈的嗓音,以最單純、直接的方式,和大家講述他們的故事,用音樂安撫了許多人的心,這也是他們一直以來最喜歡的方式。

 

相信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其實子慶和瓊文並非只是「好樂團」團員的職業,因為對他們而言,「好樂團」只能算是副業,他們認為人生不該這麼無趣,也不想自己的人生被樂團吃垮。

瓊文第一次接觸音樂是在小學六年級,那時她參加了合唱團。後來她於高中時期擔任了合唱團的幹部,這段經歷讓她覺得自己具有領導的能力,也讓她在畢業之後選擇了台科大的工業管理學系。直到大學三年級的時候,才開始有了組樂團的想法,那時樂團的成員就是高中合唱團的同學們。至於她和子慶的認識,則是透過朋友的介紹。

相對於瓊文,子慶第一次接觸音樂則是在相當年幼時,那時的他,因為學習電子琴,就此和音樂結下了不解之緣。國中時期的他,開始自己寫歌詞、作曲,他的創作歷程可說是從國中就開始了,也因為他是個興趣廣泛的人,因此在高中時開始學習軟體方面的技術。然而,他於大學時期卻選擇了哲學系,但是幾年後卻又轉去政治系。

瓊文笑說,雖然當初就讀工管的內容,和她現今的職業看似是毫無關係,但其實每一段的學習都是有意義的;譬如她因為有著工管的學習背景,所以可以很有效率且有組織性的處理「好樂團」的相關事物。而子慶也因為有著哲學和政治的學習背景,在處理團隊的事情時,得以思考的更深更廣且更有邏輯;子慶表示,「學了什麼,會影響你看東西的方式」,將此反映於他如今的處事方式,更是貼切不過了。

 

 

其實大學時期的瓊文,也曾經歷迷茫、毫無方向的時候。那時,身邊有許多人開始準備攻讀相關科系的研究所,她在一番思索後,最終選擇了和其他同學截然不同的科系--師範大學的表演藝術與行銷產業。藝術和音樂、管理和行銷,這個科系完美的結合了她的興趣與專業,也因為這項決定和其他同學所走的道路相差甚大,所以必須堅定自己的決定和信念。

瓊文的語氣透露出滿滿的堅定,她告訴我們,她很不喜歡放棄的感覺,當你做著和別人很不盡相同的事情時,不代表一定不會成功,或許有人會告訴你不可能,但你完全不需去理會那些聲音,這時候規劃就顯得十分重要,因為你需要給自己一個目標、一個計劃,讓自己有方向,並且堅持下去。無法掙脫現實,並不代表需要完全妥協,要做好孤軍奮戰的心理準備,因為每個人追求的事物都不一樣,所以也就沒有所謂的對與錯。在許多不定性、契機尚未發生時,我們必須先將自己準備好,而那些正在進行的事情,也不一定要定案,一切或許仍有著改變的機會,如果過早認定事情的必定走向,那這樣的世界未免太無聊了,所以應該要從小就開始思考,自己要有哪些作為以及要走怎樣的道路。

瓊文想告訴正就讀大學、研究所階段的學生們,其實選擇有很多種,但當下的環境並不會告訴你有哪些選擇,要選擇甚麼、如何選擇,必須由自己去尋找,並且很認真的做很瘋狂的事,她側頭淡笑的說:「當你覺得自己和別人不一樣的時候,說不定別人也有著和你相同的感受,其實你並不孤單。」而子慶鼓勵大家多認識不同面向、族群的人和產業,因為廣泛的接觸能了解自己、找尋真正的自我,這樣才能清楚自己所想要的到底是什麼?當初他在讀政治系時,身邊有許多人都去黨部實習,但他卻選擇學習軟體的應用,因為對他而言,就讀什麼科系不是絕對的、唯一的取向,子慶鼓勵大家應該多接觸不同領域的人事物。

 

 

不知道大家在聽過好樂團的音樂之後,有沒有發現好樂團在YouTube釋出的每一首Demo底下,子慶和瓊文都會分別書寫了一段自己對這首歌的理念和想法,這個舉動相較於其他樂團是十分特別的事情。關於此事,瓊文認為,好樂團的音樂會隨著他們的生命更迭,而有所改變,每個低谷或是高峰,都可能成為他們音樂的篇幅,所以這個舉動是想讓喜歡他們音樂的人,可以更了解他們的音樂想表達、傳遞什麼。而子慶認為,其實單純的文字是侷限的,所以才會希望可以透過文字、影像和音樂的結合,讓大家能更全面的了解。

關於好樂團的主打歌「我把我的青春給你」,其實在一開始,並沒有特別設定要讓這首歌作為主打歌,那時也沒想到將這首歌的Demo放到YouTube後,會得到如此大的迴響。雖說那時他們才剛起步沒有多久,也剛好兩人都有一段空檔的時間,因此籌備了半年才發行這張EP,但是這些過程,也讓兩人都感受到全方位的疲憊,加上一些金錢的壓力和身體的負荷,因此兩人也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才又找回了自己的步調。

 

 

走在音樂的這條道路上,瓊文和子慶遇到了許多印象深刻的事情,例如他們發現,有許多粉絲都是心思比較細膩的人。他們曾經舉辦過一場「把悲傷留這裡」的活動,發現到很多平常為了生活故作堅強的人們,沒有釋放情緒的機會,導致身心靈上早已傷痕纍纍,這場音樂會雖然沒有辦法徹底的幫助他們紓解悲傷,但是卻可以用音樂默默的陪伴著他們,給予他們力量;這件事情對於好樂團而言,是動力也是壓力,因為子慶和瓊文同樣的也有脆弱的時候,不過他們都覺得自己的音樂能夠讓他人富有能量、感到傷口被撫平,是幸福的。

問到兩人覺得好樂團和其他樂團有哪些不一樣時,子慶和瓊文對看一眼笑說,大概是他們的音樂相較於其他樂團顯得很安靜吧!一開始去表演時,可能前一場表演的人將氣氛營造得很熱鬧,但到了他們表演時,就只有一把吉他,一彈下去,還有種微微尷尬的感覺,但是走到了今天,其實也慢慢習慣了,因為這就是好樂團的樣子,不必用他人的眼光衡量自己的模樣,因為那就不是好樂團真正的純粹和初衷了。

對於好樂團以及兩人未來的規劃,子慶和瓊文想法一致,兩人都沒想過要將好樂團的職務作為主業,因為人生有著許多的未知數,一切的運行只要順其自然就好;有時將興趣當飯吃時,反而會變得很有壓力,也會有很多現實面需要考慮,而且創作也許就會多了一層考量,可能會因為銷量而不再純粹和真實,更會影響創作時的狀態,這並不是好樂團應有的模樣。

 

好樂團,是一個實踐夢想、築夢踏實的故事,子慶和瓊文,從在學期間就不段的尋找自己的未來和方向,到了今天,他們也找到一個平衡現實與夢想的道路。瓊文曾說過:「其實選擇有很多種,但當下的環境並不會告訴你有哪些選擇,要選擇甚麼、如何選擇,必須由自己去尋找,並且很認真的做很瘋狂的事」,就同好樂團的創作一樣,透露著堅定和信念,努力且持續的寫著他們的故事、他們的人生。

 

By | 2018-03-10T11:26:55+00:00 三月 10th, 2018|【專欄文章】|0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