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面 | 鍾怡雯 | 前世半島 想回去的地方是中壢

畫面 | 鍾怡雯 | 前世半島 想回去的地方是中壢 2017-01-08T02:53:12+00:00

鍾怡雯

「離家才能思考家的意義,這些年來,我在行旅中慢慢確認,也願意承認,自己的家在一個島上,而不是半島。想回去的地方是中壢,不是馬來西亞。這裡才是白手起的家。半島已經是前世了。」

鍾怡雯年輕時即隻身離開馬來半島至台灣讀書,在台灣的這二十六年當中,她出版了多本著作,包含了散文集與文學評論。她的散文文字靈活生動,刻劃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她也經常到別的國家旅行,文字和攝影是她記錄生活與旅行的一種方式。她的觀察細膩,讀者可以藉由文字來串連馬來西亞、歐洲與台灣這三地,從經常性的離開當中,無形建立與地方的連結,找到旅行真正的終點。

故事啟發學生探索文化差異的渴望

課堂上,她陳述在中壢的日常觀察與馬來西亞的連結,學生總是在她描繪故事時,腦海一一浮現畫面,透過畫面連結自己身處的土地,發覺兩地的差異。在一次又一次衝擊的刺激下,引發學生們探索外面世界的好奇心,同時建立挖掘家鄉在地特色的渴望。

「種樹、看貓、聽麻雀是日常;寫字、睡覺、走天涯,也是日常。

對於在地的情感來自於每天對生活細膩的觀察。透過閱讀她的著作,學生看到她從馬來西亞至台灣這幾十年來心境上的轉換,把中壢這個地區視為安身之地的磨合過程。
離開後才知道自由的意義

是誰說,人都應當對自己身長的土地有所連結與感受?每個人對於家的定義不同,有人對於生長的土地具有濃厚情感,有些人則是在群眾中找到歸屬感。當你離開一陣子,總有你想要回去的地方,而那個地方就是你的家,以一段明確的文字去敘述何謂家的定義,只顯的死板而且毫無意義。

「離開半島才知道自由的意義,當然,也為自由付出代價。」

鍾怡雯在書中提到,在中壢生活的十多年經驗中,因為與街坊鄰居交流互動而有所連結,並更進一步地開始建立友好關係,她慢慢熟悉中壢這地區並且耕耘了一塊屬於自己的園地。

對於中壢地區情感上的依附

雖然她在中壢生活了很多年,仍有不習慣的地方,夏天時高溫的街道,冬天時陰鬱的冷風。中壢為桃園繁華市區之一,商家眾多、交通便捷且生活機能高。但除了看到地方的繁華之外,同時也觀察到中壢不同的面相,每天流動的人口眾多造成交通雜亂、違規停車嚴重,街道的環境髒亂……等等。

隨著時間推移就開始熟悉她所站的土地,但是熟悉並不等於認同。當你在一個地方生活久了,日常生活的種種都可以重新有了不同的詮釋,與商家之間逐漸建立起買賣之外的情感,自然地造就了人對於地方的連結。與中壢居民的關係不再只是居住在同一地區的街坊鄰居,而是透過互動的過程,開始與這些人熟悉,結交了各行各業的朋友,挽臉的大姊、種菜的伯伯、按摩的師傅、中醫師、推拿師,有機店的師兄師姊。從在中壢生活初期的不適應,到至今將中壢認定為想要回的「家」,一個自己白手起的家。從她的文字中看見「家」是因為開始付出才真正擁有。

年輕人需要慢下來思考自身與在地的連結

在採訪的過程中她提到,一個地方要夠有趣,才能吸引年輕人駐足關注,甚至是參與改變。鍾怡雯對於現今科技對人們帶來便利也有不同的見解。科技對於在地資訊取得,變得更便利,但同時也如利刃般削弱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使人們缺少面對面的交談,人們的情感無法透過虛擬的網路來傳達。網路加速了時代的變革,這樣快速的節奏,令人無法停下來思考自身的定位以及與環境的連結。

每個人對於身處的環境抱持著不同態度與觀察。在中壢這塊土地上,有時可以看到高速呼嘯而過的汽機車,或是在三更半夜時,聽見鄰近社區卡拉OK傳來的靡靡之音。但身處於此,你也同時擁有了高機能的生活。中壢流動人口眾多集結了複雜且多元的文化,客家、眷村到伊斯蘭文化都在中壢保留了存在的痕跡,中壢這塊地方仍有許多地方值得細細玩味,你眼中的中壢為何呢?